独立之死-黯淡的独立第三方支付机构


来源:移动支付网    作者:大师兄    2018-3-26 19:51

独立第三方支付这一名词,我于2017年3月曾在《后监管时代的独立第三方支付去哪儿?》一文中提及,我认为“独立的第三方支付机构”,指没有集团生态或产业链依附的,没有集团战略方向指引的独立经营支付业务的支付机构。相对于某机构聘请的市场调研企业,定义下的独立第三方支付服务提供商,其含义几乎相同。相对于“独立”的,则是依附生态或平台的第三方支付机构。这些生态或平台的第三方支付机构,无一不是先生态或平台而起,按着初心来讲,都是歪打正着。而存心立意要把第三方支付做好的“独立”者,却是正打打不着,苦苦维生的挣扎求活,殊途同归的寻求资本救赎。我试图通过某排名前十的独立第三方支付机构的经营数据分析来说明,即便是踏上上市之路,也无法改变“独立”之死。

收入与利润的健康与虚胖

从招股说明书,首列第一大风险的,是无法回避的可持续发展不自信,“我们过去的快速增长可能无法持续亦无法反应我们未来的增长”,“投资者不应以依赖我们的历史财务资料作为未来财务或运营表现的指示”。这类修辞掩盖不了对可持续性发展的不自信,迫于无奈的承认背后,不仅有经营管理层的无力感,也有经营数据里苍白的盈利。单从收入来看,收入规模并不低,17亿的收入应该很不错了,但看看利润就得窥其要,2017年度1.3亿的利润,包含了6100万的客户备付金利息收入,和2300万的政府补贴,两项加总近9000万元,几占利润的70%。而在2018年,由于客户备付金交存比例的提高,和年底将最终实现客户备付金全额交存,该机构在2018年的客户备付金收入将降至2000万,并将在2019年彻底失去该收入。政府补贴是我国企业的一项特殊收入,但也是一种不可持续的收入,一个具备发展内动力的企业,政府补贴相对收入占比都应不高,而近15%的收入依赖,很难说明如果政府补贴失去,将对利润产生多大影响。从另一拟上市的第三方支付机构经营数据中,我们可以看到,该企业2013年、2014年、2015年及2016年1-9月,企业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分别为3,329.68万元、2,320.83万元、1,939.25万元和419.37万元,在2016年政府补助的陡降,说明这一收入的不确定性。收入能力的薄弱,如同身体健康状态不佳,很难抵御外部环境的侵袭,风吹则感冒,雨大则病到。

同样,在收入结构中,手续费收入的依赖,导致该企业收入缺乏多样性,如果这一市场的竞争环境恶化,单一收入源受到任何影响,对于企业将是致命的,毕竟收入悬于一线之下,独木难支大厦啊!

成也萧何,危也萧何

收入获取代表一个企业的发展能力,而成本的支出中,则有另一种依赖呈现。第三方支付行业从业人员近7万,而关联产业从业则近30万,尤其活跃于市场前端的代理商群体,第三方支付机构出产品和代理政策,通过佣金与奖励,把部分商业利润分配给代理商,通过代理商渠道来获取客户,并完成客户一侧的商业关系维护,从销售成本中的支出来看,近70%的收入,消耗在这个支出上。

这个现象并不为该企业所独有,而是整个第三方支付行业所共有,因为直接获得客户或服务于客户的成本高昂,采用间接获客和服务的方式,看似成本高昂,但毕竟避免了刚性支出,自营获客和服务,都将增加人员和管理支出,且无法保障投入与产出,不像代理制,无论成本是多么高昂,也是先揣了100,才分70。代理制的好处在于收入的获得,坏处是侵蚀未来利润,且容易形成依赖,这些形同“雇佣军”的商业伙伴,是按市场经济行事的理性者,既是开疆拓土的利刃,也是嗜血的反噬者。

欺诈砧板上的肉

本来就利润低,也无奈销售成本高,这两座大山之压,本就令该企业如履薄冰。这之外,还有恶意的觊觎者,借助各种欺诈手段,如吸血者般,吮吸第三方支付行业宝贵的利润,三个经营年度,该企业因欺诈损失了1.3亿,这个数据一正一反,“一正”是指如没有该项损失,则利润增加1.3亿,虽然没有彻底改变利润结构或可持续性,至少能令企业拥有更多利润积累,强化其抵御外部环境变化的能力。“一反”是这部分支出,还需要企业投入巨大的资源,去控制欺诈的规模,从而避免这一损失扩大,如果这些资源能投入到生产经营的扩大上,也能增强企业盈利能力。

随着第三方支付行业的迅猛发展,和法律法规保护的滞后性,两者产生的规则空间,成为第三方支付行业“黑产”茁壮成长的沃土。我们分析的目标企业,其风控水平在业内属于中上,从历年损失来看,算是不错了,但仍不得不承受欺诈之重,若以该企业的数据来判断第三方支付行业的欺诈规模,我估计约在3亿-10亿/年左右。欺诈如同暗藏于第三方支付行业背后的魔鬼,任何一个第三方支付机构都难以绝对避免,这个魔鬼需要压制,但这个压制需要巨大的资源投入,我2013 年曾于某巨头处学习,彼时,该巨头的风控部门有近500人,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想这个部门的投入应该只增不减吧。欺诈如砧板,第三方支付行业的利润是肉,多少也躲不过这一刀。相对而言,生态圈内欺诈风险要小些,也易于控制。反之,独立第三方支付服务提供商所面临的欺诈风险则更大。

独立第三方支付机构的死亡之路,不是哪一个企业可以逃避的,无非是死得漂亮或苟且,最终不是埋入企业坟墓,就是转化角色,存活于生态或集团麾下,忠实的扮演着战略工具。身为支付从业者,乐观同业在资本市场上走好走漂亮,如果能探索出一条独立第三方支付机构发展之路,于该企业和第三方支付行业,都是莫大的利好。

本文为作者授权发布,不代表移动支付网立场,转载请注明作者及来源,未按照规范转载者,移动支付网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文章

月点击排行
关于本站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手机版
Copyright © 2011-2018 移动支付网    粤ICP备11061396号-5     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