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汇付天下的招股书看微信、支付宝的“窘境”


来源:苏宁金融研究院    作者:薛洪言    2018-4-3 11:00

时至今日,很多支付用户对微信和支付宝的提现收费仍不习惯,虽然费率不高,却也影响体验。当初巨头公布政策时,给出的理由是——向用户免费的同时给银行付费,成本压力太大,不得已而为之。分析人士则各执一词,有人认为是巨头圈禁用户的理由;有人则澄清支付机构的确微利经营。

巨头们既然公开讲了,应是实情,但缺乏公开资料,普通用户很难一探究竟。借着汇付天下公布招股说明书,里面的信息足够我们去验证这个问题。另外,通过“解剖”这家支付机构,对大量信息“细嚼慢咽”后,关于第三方支付,我们还能了解很多“不向外人道”的细节。

扫码支付的攻城略地

2014年前后,围绕线下扫码,监管、银联、银行、第三方支付机构等多方之间发生过不少摩擦。进入2016年,各方开始统一认识,力推扫码支付。2017年,扫码支付在线下场景中隐隐有“一统天下”之势。

下面我们通过汇付天下的主营业务收入数据,对这一过程做个简要复盘。

汇付天下的支付业务主要涵盖POS、互联网支付、移动支付和跨境支付四种。大家平时通过POS机进行刷卡,都可归到POS交易项下;大家通过电脑进行的支付,被称为互联网支付;通过手机、PAD等移动设备进行的支付,比如扫码支付,称为移动支付;涉及到资金跨境流通的,称为跨境支付。

从交易量数据看,2015年-2017年,总的交易量从4486亿元增至11400亿元,其中,POS交易量由1560亿元下降到557亿元,互联网支付缓慢增长,而移动支付则从891亿元增长至7577亿元。进退之间,移动支付迎来爆发式增长,POS交易却在迅速失去领地。

扫码付是移动支付的大杀器,“侵入”的场景早已经从小商户渗透到大商场、中高档饭店和酒店,并迅速改变着消费者的线下支付习惯。就笔者的观察来看,身边不少人已经习惯了一部手机搞定一切消费场景。

消费者习惯的变化倒逼银联和银行做出改变,对扫码付由排斥转为拥抱。2016年,银行和银联相继推出扫码产品,之后,背负“击败扫码付”使命的云闪付,在APP中也集成了扫码功能,全新升级为所谓的银行业“统一APP”。

从收费水平上看,移动支付远高于POS和互联网支付,2017年为千分之1.6,即交易量1000元向商户收费1.6元,从结果上看,为汇付天下创造了12亿的营收。

对于未来行业趋势,招股说明书也做了预测,2018年-2021年,移动支付有望保持年均39.4%的增速,到2021年,交易量总额达到368.8万亿元。

得移动支付者,得支付天下。

支付机构头上有两座大山

在各种报道中,支付机构都是微利经营的,巨头们热衷于收购支付牌照,醉翁之意不在酒,没指望靠支付赚钱,他们看重的是支付背后的账户体系和数据沉淀。

是什么原因导致支付机构赚不到大钱呢?从汇付天下数据看,有两座大山,分别是渠道伙伴和银行、银联等清结算伙伴。下面详细说明:

1、渠道佣金

从销售成本结构来看,向渠道合作伙伴支付的佣金及费用是大头,2017年为8.3亿元,占比71.7%。

这里的渠道合作伙伴,主要是1800家ISO网络,即线下商户渠道拓展代理商。资料显示,除了网贷、航空票务等垂直行业外,汇付天下主要通过ISO网络拓展小微商户。截至2017年末,共发展1800家ISO网络,累计拓展小微商户580万户。此外,2017年汇付天下开始尝试SaaS渠道,发展了10家合作伙伴。

渠道佣金的背后是获客成本,在互金行业,一直存在获客贵的问题,支付机构也不能免俗。

从趋势上看,随着越来越多的C端巨头涌入B端,通过ISO网络拓展小微商户的成本还会进一步提升。

2、银行和银联手续费

第二块成本为处理费,是指向银行和银联支付的费用。作为收单方,支付机构先行从商户那里扣除费用,然后按照既定比例支付给银行和银联。2017年,汇付天下这块费用支出为1.9亿元,与16亿元的支付业务收入相比,占比约为11.88%。

这么看,这块费用并不算高,为何支付巨头把提现收费的原因归结到银行身上呢?

汇付天下主要服务B端商户,提供的各类服务都是收费的;而对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等机构而言,有大量的C端个人用户,早期都是靠着免费策略提高用户体验的。比如账户提现、信用卡还款,一边对客户免费,一边继续向银行和银联缴纳手续费。虽然只有千分之一,积少成多,也颇为可观。

撑不下去后,把收费归结到银行身上不能算错。提现收费后,好多人都不提现了,客观上看,倒也算提高了用户粘性。

另外,自监管明确表态支付机构不得通过补贴等方式“扰乱”竞争秩序后,市场猜测巨头们的红包大战将告一段落。节约下来的数亿营销费,是否会重新用于提升用户体验呢?

3、其他费用

除此之外的其他销售成本还包括:客户实名认证而向第三方数据供应商支付的费用、支付终端采购成本、支付终端折旧成本、金融科技服务成本等,总体上看,这部分费用占比较低,不再详述。

支付机构主业不挣钱,靠什么盈利?

对于支付机构,市场还有一个关心点,那就是备付金利息收入问题。一直有一种传言,认为支付机构主业不挣钱,就靠吃用户的备付金利息活着。是这样吗?2017年1月,央行曾发布支付机构备付金新规,提到“人民银行或商业银行不向非银行支付机构备付金账户计付利息”。当时,不少分析人士担心,不再对备付金计息后,支付机构的盈利状况将进一步恶化。

汇付天下的数据显示,2015-2017年,备付金利息收入分别为2610万元、3830万元和6160万元,对应的税前利润分别为355.4万元、1.4亿元和1.55亿元,占比从734%降至40%。可见,备付金利息的确是一块重要的利润来源。

2017年12月,央行宣布在2018年4月前将备付金集中存管的比例提高至50%,意味着支付机构一半的备付金利息被拿去。

怎么办呢?发展增值业务。

我们常常讲,支付搭建了账户体系,沉淀了用户数据信息。基于这些数据,支付机构可以开展多元的增值业务,花样很多。以汇付天下来讲,主要有以下几种:

1、账户管理系统:为网贷平台和电商平台开发企业级账户管理系统,集成充值、提现、分账、记账等功能,可无缝对接客户现有业务平台,亦可接入第三方货币基金产品,引入余额理财功能。部署账户管理系统会收取一次性服务费,以及对维护、更新系统、验证服务收取年费等。

2、客户验证服务:支付机构花大价钱(如汇付天下2017年支出2370万元)进行用户实名认证,可以通过为网贷平台提供客户验证服务适当变现。截至2017年末,汇付天下为超过1500家互联网金融提供商验证超过2780万账户持有人身份。

3、流量变现:2017年是贷款业务大年,汇付天下推出了SuPay贷款超市,向网贷平台推介小微商户,并获得佣金。截至2017年末,累计推介45000家小微商户,当年助力发放小微商户贷款2.69亿元。

4、风控能力输出:据称,2013年以来,汇付天下累计积累超过1000亿条支付相关的结构化且可分析的信息,截至2017年末,已经开始向华夏银行输出风控能力。

数据显示,2017年,汇付天下共实现金融科技服务(增值业务)收入8430万元,同比增长43.86%。从金额上看,已经超过了备付金利息收入。

所以,央妈关上备付金利息这扇门,支付机构则打开了增值业务这扇窗,怎会活不下去?

风险提示

最后是风险提示时刻。

招股说明书中,单就风险因素提示,汇付天下便密密麻麻列了32页。一方面,是为了免责,履行充分告知的义务;另一方面,支付行业的确变数很多,财报数字反映的只是静态的经营成果,市场竞争却瞬息万变。

当C端被充分挖掘,B端也迟早成为红海,从来就没有护城河。对企业而言,需要不停地增长、不停地寻找新方向,IPO只是打响了发令枪。

对于个人,何尝不是如此,每一个所谓的人生新阶段,也都只是新的起跑点。佛家有言“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后世果,今生作者是”。时间川流不息,现在即未来。

本文为作者授权发布,不代表移动支付网立场,转载请注明作者及来源,未按照规范转载者,移动支付网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文章

月点击排行
关于本站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手机版
Copyright © 2011-2018 移动支付网    粤ICP备11061396号-5     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