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境支付重镇浙江义乌出事,警方捣毁220亿地下钱庄


来源:央视    2020-1-6 10:31

在历时近两年的缜密侦查后,浙江金华警方和国家外汇局于近日联合破获一起特大地下钱庄案,涉案金额高达220亿元,究竟什么是地下钱庄?巨额资金怎么在地下钱庄中游走获利?案件还要从一笔笔奇怪的转账说起。

这起案件最早从义乌商户外汇交易中发现蛛丝马迹。金华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在工作中发现,广东潮汕地区大量人民币流向义乌,而国家外汇管理局金华市中心支局也发现,义乌商户大量外汇频繁汇往广东潮汕地区。义乌、潮汕地区都是外向型经济,突然间,百亿元的巨额资金在两地之间频繁往来,这样异常的外汇和人民币流动与实际贸易情况严重不符,究竟两地在做什么“大买卖”呢?为全面查清案件事实,金华市公安局成立代号为“1·22”的专案组,分别在义乌和潮汕地区进行侦查。

流水过亿“企业”全是皮包公司

为了调查这些公司,警方来到了广东潮汕地区,赫然发现利润千万元、非法购汇过亿元的企业,全都是皮包公司,其中甚至有村口20平米的小卖店,而且这样的企业在潮汕地区多达100多家。

浙江省金华市武义县公安局民警陶一宁:一家只有十几个平方米的一个小作坊,在税务部门报的出口,一个月都是几千万的,这个都是严重不符的。

一般,这样生产经营规模的企业,应该在工业园区设立正规厂房,生产员工起码也有100人左右,但这些公司实际上并没有厂房,甚至没有生产车间,没有生产机器,摆着几件塑胶玩具样品。另外,公安调查发现,当地某行业协会的会长,名下七八家公司,但经营一年就倒闭,然后再成立一批新的公司,名字都和原来的差不多。比如之前叫“昊昕塑胶玩具有限公司”,2017年注册,2019年注销,随后更名为“泓昕塑胶玩具有限公司”。而之前一家名为“世通有限公司”的,摇身一变又成了“新视通有限公司”。

浙江省金华市武义县公安局副局长李浩:从广东到我们义乌,一年的资金流量有100多亿元,但是我们所掌握的这些公司,我们到实地查看以后发现这些公司,基本上都是一些皮包公司,或者公司这个地点其实就是一个农户家里,或者就是一些居民家里,根本不存在一些企业,不可能产生100多亿元的经济贸易,所以说这个就是我们确信这些资金是非法使用。

深挖犯罪链条牵出骗税大案

究竟广东潮汕地区为何会接连冒出这些频繁更名改姓的空壳公司,他们购买上亿元的外汇到底要做什么呢?

民警顺着非法买卖外汇这条线索,竟然牵出了金额更加庞大的骗税案件。

刚才提到的这些玩具公司去地下钱庄购买外汇,这是第一步,更大的目的是申报出口退税补贴。

退税申报的三个必备条件是结汇水单、报关单、专票发票。犯罪团伙用买来的外汇结汇之后,再买来报关单和增值税发票等,模仿出企业正常出口的假象,然后去税务部门骗取相应的退税补贴款。

浙江省金华市武义县公安局副局长李浩:犯罪嫌疑人这个公司,实际上实行的是一个公司化运转,有专门的财务,专门的管理人员,专门的结算人员,专门的报关人员。

记者来到武义县涉案财物管理中心,拿到了嫌疑人的手机,微信记录里满是人数众多的“购汇”群、“报税”群,有成百上千条记录。

浙江省金华市武义县公安局民警陶一宁:我们当时侦查的时候,犯罪团伙之间他们自己,就是平时聊天,其中一个团伙说,我现在做的规模是一天一辆奥迪A4,我下一步的目标是一天要做一辆宝马5系,我们当时听了都吓了一跳,利润这么高。

在本案中,非法买卖外汇和骗取出口退税形成了密不可分的犯罪链条,由于广东潮汕地区犯罪团伙购买外汇需求爆发性增长,导致义乌地下钱庄外汇供给规模急剧扩大,以往的“外汇黄牛”也从单打独斗变成了有规模的“钱庄”。而“钱庄”主也从单纯的买卖外汇,发展成提供报关退税一条龙服务。

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牟利

在本案中,义乌和潮汕两地非法买卖外汇主要是通过地下钱庄进行,所谓的地下钱庄是做什么的?它们怎样进行违法犯罪活动呢?

首先需要了解的是,按现行法规,境内禁止外币流通,从事外汇买卖等交易,应通过依法取得相应业务资格的境内金融机构办理。部分义乌商户为了逃税,或出于贪图汇率差价、希望资金更快到账等方面考虑,把外汇卖给了地下钱庄。

浙江省金华市武义县公安局副局长李浩:首先,这种方式比较快捷,直接会完成结汇,当天就能够拿到货款。第二,随着市场汇率在波动,往往黄牛会给他一个敲定的汇率。第三,商户可以通过这种汇率,就是私下运作,能够逃避我们税务机关的检查。

地下钱庄收到外汇后,形成一个巨大的外汇供给市场,而广东潮汕地区的一些企业,需要外汇结汇凭证,用来从事骗取出口退税等违法犯罪活动,所以形成了外汇需求市场。地下钱庄掌握供需两端信息,就通过从中撮合交易,非法牟利。

国际抓捕实录嫌疑人终落网

案件线索逐渐清晰,公安部和国家外汇管理局在浙江金华公安局设立现场联合指挥部,直接指挥浙、粤、鲁、闽等地公安机关统一开展抓捕行动。由于此案涉案人员众多,分布地域广,金华警方派出200多名警力,兵分4路进行抓捕,另外派出一组人员前往柬埔寨,将本案犯罪嫌疑人之一捉拿归案。

由于前期工作扎实有效,实施抓捕行动时,嫌疑人有的正在咖啡厅进行交易,有的在办公室清算赃款,有的刚刚交易完成返回家中,各组行动都人赃并获,证据确凿。不过,令民警担心的是,本案的主犯之一魏某某还潜逃在外,国际抓捕行动迫在眉睫。

浙江省金华市武义县公安局副局长李浩:在我们组织抓捕的时候,我们发现魏某某又出逃到柬埔寨。根据我们掌握的信息,魏某某又想在柬埔寨开辟到柬埔寨一个地下钱庄的新通道,我们利用公安部和柬埔寨的国际协助关系,利用“烈火行动”把魏某某从柬埔寨抓获回国了。

在看守所里,嫌疑人魏某某和记者讲述了自己犯罪经过,本不愁生计衣食无忧的他,因为贪念走上犯罪的道路。

犯罪嫌疑人魏某某:我父亲是做生意的,我之前也是做企业的,就是后来发现老老实实赚钱太慢了,就想着搞几个公司,买了外汇,搞一些发票,把出口退税的钱骗过来,这样赚钱快嘛。

据了解,此次收网共捣毁地下钱庄、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骗取出口退税团伙7个,抓获犯罪嫌疑人42人,冻结各类涉案资金账户600多个,冻结涉案资金1.6亿多元。

从本案来看,地下钱庄不仅从事非法买卖外汇活动,还为涉及贪腐、走私、贩毒、逃骗税、侵吞国有资产等上游犯罪提供条件,严重危害经济秩序和社会安全。

浙江省金华市武义县公安局民警柴晶:买卖外汇一方面影响我们这个外汇管理制度,更严重的,大量骗取巨额退税危害更加大,因为不光数据造假,国家实际蒙受很大损失,这个没有实际贸易的,没有说进出口的,就靠这个结汇国家退税退给他,其实就是国家在买单,这个危害很大。

不仅如此,地下钱庄还为各类刑事犯罪向外转移赃款和逃避监管制裁提供了洗钱工具和资金通道,助长上游犯罪行为,严重危害社会安全。

国家外汇管理局管理检查司副司长肖胜:地下钱庄在金融监管体系之外,形成了非法外汇交易市场,与非法跨境流动通道,严重影响金融监管的有效性,破坏国家经济金融秩序。

2015年以来,公安部与人民银行、国家外汇管理局持续联合开展打击地下钱庄专项行动,破获汇兑型地下钱庄大要案超过300起,罚没非法所得超9亿元人民币。

下一步,各部门还将加强监管、协同作战,继续保持对地下钱庄高压打击态势,维护国家经济金融安全。

相关文章

月点击排行
关于本站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手机版
Copyright © 2011-2020 移动支付网    粤ICP备11061396号     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