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周评】支付业的边境风云


来源:移动支付网    作者:慕楚    2020-7-20 9:02

这周,云南成为了支付行业的焦点,多家支付机构宣布暂停云南部分地区POS入网,并且加强存量监控。这也让边境支付市场成为行业讨论焦点,也有许多值得说道的故事。

控支付背后,针对中国人的东南亚赌博

2019年10月,公安部刑侦局针对中缅边境地区电信网络诈骗犯罪活动猖獗、严重侵害人民群众财产安全的情况,决定自2019年10月14日起,对缅北部分电信网络诈骗活动严重区域的QQ、微信、支付宝、POS机等社交和支付账户采取封停措施。

缅甸北部地区便是与云南接壤。而此次POS整治,可谓是2019年10月份相关行动的升级。

到目前为止,包括拉卡拉、随行付、海科融通等支付机构已经发布声明,对云南六个地区的POS进行严控,分别是德宏州、临沧市、普洱市、红河州、保山市、西双版纳,公告的内容大同小异,但均是针对这六个地区。

这六个地区分别与缅甸、老挝、越南等东南亚国家接壤,许多人或许疑惑,中国接壤的国家这么多,为何要针对这三个国家?

这是因为,这三个国家虽然政策细节不同,但赌博是合法的。

据了解,早在2007年,老挝政府与注册于香港的国王罗马集团(Kings Romans Group)合作成立了金三角经济特区,后者租用土地对老挝博胶省湄公河畔3000公顷的地区进行开发,以博彩和旅游业为核心发展经济。

缅甸,中国人比较熟知的赌博地带是掸邦北部果敢地区。2019年5月7日,缅甸总统签署新《赌博法》,允许外国人在缅甸投资开设赌场,允许外国人在缅甸赌博,但不允许缅甸本地人进入赌场。而在2019年3月,缅甸宣布升级三个机场,皆位于掸邦等区域,当地官员表示,“我们需要把它们升级成国际机场,以接待更多的中国游客”。

或与此有关,国际反洗钱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在2020年初将缅甸列入灰名单,仅仅比朝鲜、伊朗两个高风险地区稍弱一级的存在。

最近公安部破获的第四方支付“火牛”参与跨境赌博案件,其主要作案核心人员便是藏身果敢。涉案70余人,涉案资金4.8亿余元。

越南,则是芒街与老街,芒街与广西东兴接壤,而老街与云南河口接壤。在最近广西百色破获的跨境网络赌博案中,便是针对越南芒街,共抓获108人,越南方抓获8人。

可以看出,与中国边境接壤的邻国皆针对中国人,推出赌博服务。

而在2019年,支付行业关于赌博的焦点还是在柬埔寨,特别是其西哈努克市(简称“西港”)。2019年8月18日,柬埔寨政府宣布,即日起禁止颁发各种形式的网络赌博执照,全面整顿网络博彩业。据移动支付网了解,此前柬埔寨财经部在共颁发169张赌场执照,其中91张位于西哈努克省,西港大部分赌场从事网络赌博。

也就是说,在此之前,网络赌博在柬埔寨是合法的,在此之后,也仍然有存量合法的网络赌博执照。移动支付网从相关跨境人士了解到,在此之前,在柬埔寨开设网络赌场只要租用赌桌,架上直播手机即可营业。

“路上基本是中国人,说中国话。”上述跨境人士向移动支付网透露,“在西港,一碗饺子10美金,一家中国饺子店一年赚几百万美金不是问题。”由于当地饮食不太合大多数中国人胃口,中国餐饮店很受欢迎。

在FATF的名单中,柬埔寨长期在其灰名单中,可见该地区的反洗钱压力之大。

或是迫于此压力下,今年7月,柬埔寨通过了《博彩法》,加强对洗钱和涉恐资金的打击力度,同时境内赌场强调不得参与网络赌博。值得一提的是,早在1995年柬埔寨发布的《打击赌博法》,允许特定地区开设赌场的同时,也强调禁止柬埔寨人进入赌场和参加赌博活动。

所以作为在与三国接壤的云南,相关支付机构反洗钱压力异常大。而且东南亚国家或多或少的在发展赌博产业,针对中国人。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12月24日尼泊尔警方宣布逮捕了122名中国公民,这是尼泊尔警方2019年最大规模的“打击持旅游签证入境犯罪”的执法行动。当地官员称,中国大使馆知道了执法行动,并支持尼泊尔警方拘留犯罪嫌疑人。

而支付行业则传闻,这些人从马来西亚逃到柬埔寨,再从柬埔寨到尼泊尔,最后被抓,一路被赶。

从时间来看,2019年11月21日,马来西亚进行了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打击网络诈骗行动,共逮捕680名中国公民,声势相当浩大。

而柬埔寨在2019年年底也宣布在2020年1月1日全面取缔网络赌博,与此同时,也加强了与中国政府合作打击违法网络赌博。灰黑产人员无利可图,再逃至尼泊尔,最后落网。

在当下互联网时代,任何违法犯罪活动,很大程度与电子支付挂钩。在国内市场断直连、备付金集中交存之后,跨境支付成为许多支付机构的发展方向,同时也伴随着一些灰黑产分子搅乱行业。在一系列的整治之后,跨境支付或迎来更好的时代。

就目前的整治形式来看,东南亚跨境支付成为了敏感期。据移动支付网了解,国内银行和支付机构对待越南、柬埔寨、老挝等地区的资金处理都较为谨慎,即使有较为明确的交易背景,相关机构接入也较为审慎,往往入金第三国或者第三地区,而后转入大陆更为可行。

而边境的一些“玩法”,也被支付行业的风控所重视。

边境玩法

在云南,有一种灰色职业叫“背包客”,这还不是旅游所指的背包客。而是通过人力背包的方式,运输相关设备、毒品或资金进行边境犯罪活动,这也就包括POS移机。

在上述多家支付机构所发布的严管云南六地区POS交易的声明中,多明确要求,严禁跨境移机、网销电销受理终端、邮寄POS终端等行为。

在今年4月,云南公安厅就通报,自开展打击整治跨境违法犯罪专项行动1个多月以来,严打电诈赌博,先后拦截查堵涉嫌电诈及“背包客”人员200余人,“两卡”1万余张。平均算下来,每个“背包客”携带500张卡。

此外,边境地区自古有边民互市的情况,所以中国政府为了便利边民互市,也制定了相关政策。

按照中国政府相关文件的定义,边民互市贸易,系指边境地区边民在边境线20公里以内、经政府批准的开放点或指定的集市上,在不超过规定的金额或数量范围内进行的商品交换活动。

2010年,中国海关修订了《边民互市贸易管理办法》相关规定,其中就包括一条:“边民通过互市贸易进口的生活用品(列入边民互市进口商品不予免税清单的除外),每人每日价值在人民币8000元人民以下的,免征进口关税和进口环节税。超过人民币8000元人民币的,对超出部分按照规定征收进口关税和进口环节税。”

利用这8000元额度,许多边境贸易化整为零进入国内。而最近,广西政府发布了《促进中国(广西)自由贸易试验区跨境贸易便利化若干政策措施的通知》,支持凭祥市(靠近越南)试行边民互市贸易手机App移动申报。便利的同时,合规风控压力也增加,信息流与资金流如何匹配,同样考验当地监管智慧。

而随着中国移动支付发展,电子支付需求也在增加。境外边民申请中国电子支付账户的需求增加。本周,昆明央行则发布了《云南省境外边民个人银行结算账户管理办法(试行)》,严控老挝、缅甸、越南三国边民的银行账户活动。

账户分成两类,有经营性的可以给境外边民发I类户,而没有较强的交易背景则是非经营性账户,只能发II、III类账户。

而境外边民的经营性I类账户,也需要加NRA账户,受到《境外机构人民币银行结算账户管理办法》的管理,账户监管更加严格。

边境贸易频繁可以活跃地区经济,然而风险也存在,支付机构在云南、广西吃的亏也不可谓不大。

支付行业的边境风云

在边境地区的支付机构,也不太平。

2017年6月,云南唯一的一张全国收单牌照——乐富支付,央行不予续展。

乐富支付所犯之罪中,就有虚假商户过高的问题。

央行在2015年银行卡收单外包业务检查时,通过对乐富支付云南、福建、浙江3个省区的商户真实性核查,抽查发现其虚假商户占比达91.28%;2014年央行济南分行专项检查发现其虚假商户占比多达94.7%。

在央行2016年银行卡收单外包专项检查中,云南省就有65个外包服务商违规以特约商户名义入网。

边境省份,如此高的虚假商户,而且外包服务商违规现象严重,一定程度上助长了跨境金融犯罪。

此外,在广西,该省唯一的全国互联网支付牌照,敏付科技在2020年5月,因9项违规被央行南宁中心支行警告,没收违法所得19488.71元,罚款137万元。

其中,就有特约商户身份核实制度落实不到位、变相为非法交易提供支付结算服务、未按照规定履行可疑交易报告义务、未按照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资料保存义务等多项反洗钱不力相关违规。

近期,支付结算领域对边境严控,未来或将出台更加系统的法规,规范边境地区电子支付,合规之下,一旦能够直接打通东南亚双向资金通道,将是重大利好。

本文为作者授权发布,不代表移动支付网立场,转载请注明作者及来源,未按照规范转载者,移动支付网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评论加载中
相关文章

月点击排行
关于本站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手机版
Copyright © 2011-2020 移动支付网    粤ICP备11061396号    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