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周评】那些“逝去”的支付牌照


来源:移动支付网    作者:慕楚    2021-4-6 9:37

移动支付网消息:清明节之际,值得缅怀那些逝去的人与事,回顾过往,才能更好的前进。

值移动支付网支付牌照查询更新已注销牌照查询功能之际,来一起看看那些已经逝去的牌照情况。许多支付牌照被注销的背后,是监管政策的优化,亦是支付行业的不断前进。

预付卡为主,6张银行卡收单,5张互联网支付牌照注销

截至2021年4月1日,支付牌照剩下232张,央行已注销39张,其中有34张包含预付卡业务,6张包含银行卡收单业务,5张包含互联网支付业务。

已注销的银行卡收单牌照中,除了乐富因违规,续展不成功而注销,其余5家均是被合并而注销。

而已注销的5张包含互联网支付的支付牌照中,3家为合并。畅购因出现备付金挪用风险事件而被注销,江苏电子商务(江苏CA)被注销则央行未说明具体原因。

已注销的牌照中,预付卡牌照占比87.1%,银行卡收单牌照15.3%,互联网支付牌照12.8%。绝大多数的预付卡牌照或是主动申请注销,或是续展不予通过。而因违规而注销的银行卡收单牌照乐富与互联网支付牌照畅购,却有着不一样的故事,也不同程度的催化了行业监管变革。

畅购、易士风险事件,带来了备付金集中交存与行业保障基金

畅购是最早出现大规模备付金风险的支付机构。

2014年12月,畅购一卡通出现了商户大规模暂停使用的情况,疑似资金链断裂。

2015年1月,上海央行就畅购出现的风险答记者问时表示,央行在前期对畅购公司进行行政执法检查时,发现其存在严重经营违规造成资金周转问题,无法及时完成对特约商户的资金结算,影响了广大持卡人的正常消费。

在查明畅购的备付金挪用情况之后,2016年1月5日,畅购的支付牌照正式被注销。

在后期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方面,风险处理期间,交银国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发布债权收购公告,表示愿以卡内资金余额(含工本费)的8.5折,对自然人(个人)手中的畅购预付卡进行收购。一定程度上,这一风险事件是让金融机构兜底了。

但畅购之前,浙江易士已经“拔得头筹”,成为中国第三方支付历史上,第一家被注销的支付牌照。

易士也是预付卡无法兑现的风险,来的急,同时监管机构处理的也快。

2015年3月,杭州最后一家商户停止受理浙江易士卡,易士的资金风险开始爆发。

前有畅购,后有易士,央行处理方式也更加系统,从4个方面处理易士带来的资金风险:

一是督促易士从各种渠道筹措资金,尽快弥补资金缺口,保证预付卡正常使用;

二是制定处置措施和应急预案,核查易士公司资产负债状况,妥善处理持卡人投诉,及时回应社会关切;

三是公安部门对易士及相关责任人立案侦查;

四是开展全国备付金风险摸排。

5个月后,2015年8月24日,央行注销易士的支付牌照。

2年后,2017年6月27日,传化支付获得支付牌照,从发放牌照的信息来看,传化支付是参与处理了易士风险事件,“因功获赏”。而且,传化支付这张支付牌照更值钱,原来易士的是预付卡发行与受理,而传化支付拥有互联网支付资质。

畅购、易士之后,支付行业明显感受到了支付监管的收紧。2018年6月,《关于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全部集中交存有关事宜的通知》发布,备付金集中交存开始落地。

此外,畅购、易士的风险事件,由交银国信和传化支付“兜底”,缺乏较为完善的支付机构退出机制,以及风险处理机制。

于是2021年3月1日正式施行的《非银行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存管办法》,新增了“行业保障基金”概念,“用于弥补客户备付金特定损失以及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其他用途。”

此前,2020年10月发布的《非银行支付机构行业保障基金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明确了央行按季度计提支付机构清算保证金利息划入基金,基金规模为10亿。拥有10亿元的资金,如果再发生预付卡相关风险,应对起来将更加游刃有余。

在处理了多起预付卡风险之后,央行对大规模风险事件的处理已经积累了较多经验。而乐富的支付牌照注销,更是对监管体系的一次历练,同时带来了银行卡收单市场的监管升级。

“轰轰烈烈”的乐富,带来虚假商户、收单外包监管强化

乐富可谓是被注销支付牌照中,死的最为“轰轰烈烈”的。

2017年6月26日,央行发布第四批非银行支付机构《支付业务许可证》续展决定,乐富因“存在《中国人民银行关于<支付业务许可证>续展工作的通知》(银发〔2015〕358号)第六条规定的不予续展情形。”不予续展。

但是乐富“不认命”,发布公告“对刚”央行。

随后乐富发布声明称,“正与人民银行紧密沟通,并加急办理相关手续,短期之内即可获得人民银行最终批示。”在此期间,“所有业务正常运行”。

乐富续展不成功,可谓是震惊四座。大家认为乐富不太可能被注销支付牌照的原因是体量特别大,当时其官网介绍,乐富在全国设有35家分公司、POS终端布放量超300万台、签约商户超260万家、坐拥4000家合作伙伴、年清算规模超过12000亿。

如此大体量的支付机构被注销,不怕引起社会动荡吗?实在乐富“罪恶滔天”。

不久之后,新华网报道了乐富的三大罪状。

其一、违规开展支付业务,严重扰乱市场秩序,损害商户合法权益。有关部门首先指出乐富存在大量虚假商户。在2015年银行卡收单外包业务检查时,通过对乐富云南、福建、浙江3个省区的商户真实性核查,抽查发现其虚假商户占比达91.28%;2014年央行济南分行专项检查发现其虚假商户占比多达94.7%。

且外包服务商管理混乱,乐富将部分应自主完成业务违规外包,收单业务被外包机构层层转包,在央行2016年银行卡收单外包专项检查中,仅云南省就有65个外包服务商违规以特约商户名义入网。乐富对外包机构的业务开展无任何实质管理措施,纵容外包机构肆意违规开展业务。

并为无证经营支付业务机构提供交易接口。此外,乐富多家分公司未按规定在人民银行分支机构备案,即在当地开展业务,严重违反银行卡收单业务属地化经营规定。

其二、违规转让《支付业务许可证》。乐富通过4次违规变更主要出资人,最终变更控股股东,属于变相转让《支付业务许可证》。

其三、消极对待对监管部门的整改意见,导致常规监管手段失灵。其中,在人民银行调查其违变更主要出资人时,乐富拒不配合,导致人民银行耗时数月方才完成核实查证。

在央行公布不予续展的消息之后,乐富公然发布公告违抗央行监管,这可谓是死的“轰轰烈烈”了。

从“乐富之死”,我们能看到央行监管体系自上而下的紧密联动。

2017年6月26日,央行公布乐富支付牌照不予续展的信息。

2017年6月27日,央行要求各地银行停止与乐富的“T+0”资金结算业务,可谓釜底抽薪。

随后,各地央行督查乐富退出银行卡收单市场工作,乐富本部所在地的昆明央行就要求其2017年7月23日前退出市场。在昆明央行的组织下,乐富于2017年8月20日前,江苏、广东、河北、北京、山东等退出银行卡收单市场。

2017年8月31日,乐富退出银联网络。

2017年9月4日,在乐富支付牌照续展不成功后的第70天,乐富发布公告宣布,已全面终止银行卡收单业务。

乐富之祸,除了自身违规转让支付牌照,阻碍监管部门调查,这两条对已有条规的冒犯,还暴露除了虚假商户和支付收单外包混乱、无证经营支付业务的问题,这是当时很多支付机构存在的问题,只是严重程度不同罢了。此后,监管也针对这些问题有较大动作。

虚假商户问题。在此后的监管中,虚假商户问题被大力整治。从支付体系报告来看,2018年Q4联网商户达到2733万,2019年Q1则下降到2461万,环比下降了9.92%,当时许多行业人士认为,这是央行整治虚假商户的原因。而近两年,央行不断强调“支付回归本源”,回归服务实体商户,会成为接下来许多支付机构要做的事。

无证整治。2017年11月,在乐富完全退出银行卡收单市场的2个月后,央行发布着名的217号文,即《关于进一步加强无证经营支付业务整治工作的通知》,全面排查支付二清问题。

归治收单外包。针对支付收单外包混乱的问题,央行也委任中国支付清算协会进行收单外包备案,截至2021年3月底,已经有3978家完成备案,微信支付等支付企业,也要求服务商拥有备案资质,收单外包监管初见成效。

本文为作者授权发布,不代表移动支付网立场,转载请注明作者及来源,未按照规范转载者,移动支付网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评论加载中
相关文章

月点击排行
关于本站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手机版
Copyright © 2011-2021 移动支付网    粤ICP备11061396号    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