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周评】“严控非银行支付账户向对公领域扩张”的背后


来源:移动支付网    作者:慕楚    2021-5-6 9:20

对支付行业影响不下于备付金集中交存、断直连的政策可能要来了。

4月29日,在二次约谈蚂蚁两周后,央行副行长潘功胜主持约谈了13家从事金融业务的网络平台企业,分别是腾讯、度小满金融、京东金融、字节跳动、美团金融、滴滴金融、陆金所、天星数科、360数科、新浪金融、苏宁金融、国美金融、携程金融。各个都是不同领域的互联网企业佼佼者。

本次约谈的内容,可谓是蚂蚁整改内容的加强版,其中“严控非银行支付账户向对公领域扩张”的要求格外扎眼。

这是第一次,央行明确表态严控支付账户在对公领域的发展,监管态度上已经实锤,接下来就是到底如何严控的监管细化了。在C端,以微信、支付宝为首的两大支付巨头已经处于绝对的割据状态下,这一监管措施,不仅仅是对支付巨头,对其他中小支付机构进行场景下沉,To B转型有着重大的影响。

支付条例的预兆

在今年年初央行发布的《非银行支付机构条例(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条例》)中,就明确:“本条例所称支付账户是指根据自然人(含个体工商户)真实意愿为其开立的,凭以发起支付指令、用于记录预付交易资金余额、反映交易明细的电子簿记。”

虽然,央行还补了一条“支付账户业务具体规则由中国人民银行另行规定。”但不能看出,在《条例》中支付账户的定义里面是没有企业账户、对公账户的属性。个体工商户则是小微中的小微,对应的具体收单产品如支付宝的收钱码、微信支付的收款码。

另外,《条例》也明确,支付账户其本质是一个记账的电子簿记。所谓簿记在会计学上,英文原名是bookkeeping,包括填制凭证、登记账目、结算账目、编制报表等。似乎《条例》并不希望支付账户成为一个资金归集的账户属性,降低金融属性。

13家机构的约谈中要求“严控非银行支付账户向对公领域扩张”,《条例》中也明确,支付账户并没有包含更多的企业服务属性,而是服务个人与个体工商户。剩下的就是约谈后到底如何严控,《条例》还是征求意见稿,还有回旋的空间。而总体的监管思路,基本上就认为支付账户就应该服务C端,B端就别想了,那是银行的饭碗。

此外,《条例》将支付牌照也重新划分为储值账户运营、支付交易处理,一个是账户持有方的,另一个是仅仅做收单。如此进行牌照划分,与国际上一些成熟的金融市场牌照划分类似,比如香港的MSO(金钱服务经营者牌照)与SVF(储值支付工具牌照),香港的监管特点是涉及账户的SVF严控,而MSO比较滥发,但近两年有所控制。

回到国内市场,在双巨头的市场割据下,中小支付机构在C端基本打不过,账户相关运营基本就是巨头强企才能干的,而大多数支付机构应该都会沦为收单。

支付账户的对公尝试

发工资是对公账户的一个特色功能,也是支付账户想做的,一方面是能够吸收大量资金,另一方面是可以获得比较多的企业运营数据,在产业互联网盛行的当下,可谓是优质的数据资产。

2019年5月,支付宝测试性的上线“发呗”功能,瞄准的就是工资发放场景。

如果支付账户真的可以发放工资了,那么这将是对银行对公账户的极大挑衅。但不久之后,“发呗”下线,原因不得而知。

此外,支付宝也存在企业账户概念,通过提交营业执照、法定代表人身份证、法定代表人个人支付宝账号、邮箱、基本存款账户等信息进行申请。在2019年年末到2020年年初,有人大量收购支付宝企业账户,拥有现金红包功能的账户甚至价值百万,即使租用,也单日10万,买卖账户背后许多用于黑灰产业。

对公业务不是简单的一个人或机构对多个人转账这么简单,其中含包含了税务、报销、反洗钱等问题。

近年来,也有许多持牌与非持牌机构开始紧盯企业服务市场,要做企业服务中的“支付宝”,也就是做企业支出管理平台,通过SaaS软件进行预算管理、审批、消费规则、发票归档、事后报销及数据分析,通过企业支付覆盖高频的商旅用餐、补助福利、企业采购、备用金及对公付款等。资金合规部分,则是通过与金融机构合作完成。

目前也已经有支付巨头的资本入局这一领域,如果监管不加以限制,很难说未来支付账户不会在这一场景下,不断突破监管底线。另外,中小支付机构在航空、物流、保险等领域都在不断进行下沉,对公属性很强,难免有越雷池的可能。

银行对公账户也头疼

总的来说,央行限制支付账户在对公领域的渗透,对支付行业的未来发展有较大的影响,业务的边界划分逐渐明显。而近几年,银行对公账户的监管也异常严格,矛盾重重。

近的来看,义乌“冻卡”事件最近频频上热门话题,部分外贸资金来自地下钱庄,而地下钱庄的资金来源与电信诈骗有关,导致了大量的外贸对公账户被冻结。

远的来说,2020年11月,央行对工商银行广东省分行的9个网点处以700多万的处罚,暂停办理企业银行结算账户开立业务6个月,并限期整改。大量银行工作人员向移动支付网反馈,工商部门审核不严,导致许多企业可以虚开营业执照,使得银行对公账户的监管相当被动。

在反跨境赌博、反电信诈骗的背景下,拥有诸多实体网点的银行尚且对对公账户的监管异常艰辛,大多流程通过线上完成的支付机构,可能更难Hold住。未来,支付机构可能就局限于C端服务,对公业务终归属于银行。

本文为作者授权发布,不代表移动支付网立场,转载请注明作者及来源,未按照规范转载者,移动支付网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评论加载中
相关文章

月点击排行
关于本站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手机版
Copyright © 2011-2021 移动支付网    粤ICP备11061396号    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