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周评】“先买后付”的全球资本局


来源:移动支付网    作者:慕楚    2021-8-9 9:15

全球支付行业正在进入到“先买后付”(Buy now,Pay later)的产品狂热当中。

本周,美国支付公司Square 290亿美元收购澳洲“先买后付”公司Afterpay的新闻在业界引发了较大的讨论(详情见:1873亿!澳洲版“花呗”被Square收购),一方面是Square早期对手机刷卡器的尝试对中国支付创业者有着极大启发,因此Square的“支付突围之路”也备受关注;另一方面,“先买后付”获得Square这一世界级支付巨头的认可,也会引起更多资本的注意。

另外,苹果联手Affirm在加拿大推出“先买后付”服务、印尼“先买后付”平台Kredivo计划通过SPAC模式上市,这一系列新闻接二连三,同样刺激了支付人的关注。

囿于合规,盈利堪忧的国内支付公司,似乎找到了下一个风口。“先买后付”在中国最典型的就是“花呗”,而今小贷业务在国内受到强监管,走出国门或是好选择。

值此,我们不妨从全球视野,来回顾支付发展的路径,以及“先买后付”背后的资本局。

支付的多样开花

1998年,中国尚处于互联网萌芽阶段,PayPal在美国成立,期望解决互联网中的支付问题。经过4年发展之后,2002年,PayPal完成上市,并卖身eBay。

经历卖身后,财富自由的PayPal大部分重要员工离职,但他们仍然保持着密切的联系。他们甚至为自己的团体起了一个名字——“PayPal黑帮”,在后续的全球支付发展过程中,PayPal黑帮仍然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在后续较长一段时间内,支付创新并没有那么的鲜亮,直到移动互联网的兴起,线上与线下的融合。

2009年,Square成立,其创始人杰克多西(Jack Dorsey)同时是推特的创始人。Square早期提供的服务是手机刷卡器收单,让商户不需要购买昂贵的POS,即可通过手机进行收单,这让它赚到了第一桶金。Square的成功,使得中国出现了一大批跟随者,但由于收单体系、征信体制不同,手机刷卡器很快成为了中国商户手上的“套现”利器。

2012年,PayPal前CTO兼联合创始人麦克斯·莱夫奇恩(Max Levchin)创立了Affirm,这就是后来的先买后付公司,最初莱夫奇恩将Affirm描述为一张数字签账卡(指消费者必须在规定日期内偿清账单金额),而非一张信用卡。

如此解释,或为抵消一部分信用卡公司的敌意。

Affirm常常被称为美国版“花呗”,但要知道2015年4月,支付宝才推出花呗,按照时间来算,花呗才应该被称为中国版的“Affirm”。

在创立Affirm的同时,莱夫奇恩还投资了Stripe,这一被中国支付人士称为聚合支付鼻祖的企业。Stripe早期是Square的竞品,也曾推出过手机刷卡器服务。

2014年,Afterpay在澳洲成立,彼时“先买后付”概念已经相对成熟。在此之前,澳洲的Zip就已经推出了类似的“先买后付”服务。Zip也是早期与Square对抗的手机刷卡器服务商之一。

回顾过去,Square带起的手机刷卡器潮流,涌现了一批创业者,其中包括Stripe、iZettle(被PayPal收购)、Zip(后推出Zip Pay)、Adyen。此后,不同的机构都选择了不同的出路。

所以从整个电子发展历史来看,是否可以这么理解:

1、互联网支付崛起。PayPal带来了互联网支付的曙光。

2、线上与线下融合,小微收单崛起。Square的手机刷卡器崛起,满足小微商户的收单需求。中国走上了二维码支付之路。

3、聚合支付崛起。多样支付方式崛起,带来聚合需求,Stripe与Adyen在聚合支付上针对不同群体差异化竞争。

4、先买后付来了。Affirm与“花呗们”在支付发展路径上,新开一朵奇葩。

此外,Square收购Afterpay后,就凑齐了三驾马车,商户收单服务、比特币服务、先买后付服务。值得一提的是,Square对比特币的支持较大,财报显示其一半多营收来自比特币业务,支持数字货币,是否会是支付的另一个发展方向呢?

在中国,早期不够成熟的金融监管体系,造就了巨头。二维码替代了手机刷卡器,满足小微商户收单服务;花呗类产品脱颖而出,大有Affirm之身影;而聚合支付,许多支付企业都在学习Stripe与Adyen。

兜兜转转这么多年,新玩意背后的还是支付老人,而今“先后后付”也存在着过去支付变革者们的身影。

“先买后付”的全球开花

在中国二维码支付的成功,支付巨头全球出海的背景下,小贷类业务在东南亚搅了个遍,菲律宾、印尼、马来西亚等多国,都有中国人的身影。很长一段时间内,支付出海基本等同于小贷出海。

而随着全球监管加强,第一波的支付出海浪潮被遏制。但移动互联网兴起,使得移动支付场景不断增加,信贷需求也随之增加。在疫情影响下,人们的线上消费需求更加旺盛,于是近几年掀起了一波“先买后付”的小高潮。

据移动支付网不完全统计,全球“先买后付”的企业情况如下:

除了老牌的支付企业转型,许多“先买后付”企业都在2019年~2020年成立,到2021年方兴未艾。大多数这类“先买后付”企业集中在中东、东南亚地区,欧美地区,则由于信贷体系成熟、企业卡位较早,市场空间已经不大。

值得一提的是,原有的欧美发达国家的“先买后付”玩家,也在积极的部署全球市场。例如澳洲Zip收购阿联酋的Spotii,Afterpay投资阿联酋的Postpay。

此外,中国也有腾讯投资了澳洲的Afterpay,蚂蚁集团投资了瑞典的Klarna。Klarna是欧洲老牌支付企业,对标PayPal、Stripe、Square等企业。此前,Klarna称在全球有8500万个人客户以及20万商家。

不过目前来看,欧美资本仍然是全球“先买后付”企业投资主力,甚至还多是曾经的“支付大佬”级公司。

在场景方面,有买才有付,所以许多电商平台都依靠自己庞大的客单量,顺势推出“先买后付”服务,如阿联酋的Tabby、Jazp。

据移动支付网了解,在发达地区,“先买后付”有成熟的制度保障,即所谓的场景金融。而在不发达地区,“先买后付”的不良率可达20%,但另一方面利率也超高,有些甚至年利率超过百分之一千。而催收,则会委任有黑社会背景的组织。

“先买后付”的合规风险

“先买后付”的背后逻辑,其实是卡基与账基的对抗,更明确的说,是传统的信用卡支付,与当下流行的移动支付对抗的一个分战场。

这也可能带来合规问题。

2020年年末,美国金融服务提供商Capital One表示,已经禁止客户使用其信用卡清算“先买后付”债务,因为此类交易承担着不可接受的风险。

2021年2月,英国金融行为监管局(FCA)宣布,计划出台新规对“先买后付”行业进行监管。主要原因是,虽然这种创新为消费者提供了一种更昂贵信贷的替代选择,但是由于行业本身尚未受到监管,消费者可能因超额消费而让自己陷入债务危机。

2021年5月,新加坡金管局(MAS)相关负责人表示,“先买后付”是由数字平台提供的分期消费贷款服务,目前并不受到MAS信贷条例监管。这种信贷模式虽然提供了一定的便利,但很可能会导致青少年和冲动型买家过度消费。

美国、英国、新加坡,都是全球金融的重要地区,企业与监管部门的表态,说明了“先买后付”可能存在的问题。

我们再来看国内。

2020年11月,蚂蚁集团上市受阻,监管对其合规问题突袭整治。

在多次约谈中,监管要求蚂蚁集团,在支付方式上给消费者更多选择权,断开支付宝与“花呗”“借呗”等其他金融产品的不当连接,纠正在支付链路中嵌套信贷业务等违规行为。

可能与英国和新加坡监管担心的情况类似,中国监管也不希望年轻人因为花呗,而陷入债务危机。另外,也在不断明晰此类信贷业务的监管逻辑。这是世界的方向,也是世界的难题。

本文为作者授权发布,不代表移动支付网立场,转载请注明作者及来源,未按照规范转载者,移动支付网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评论加载中
相关文章

月点击排行
关于本站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手机版
Copyright © 2011-2021 移动支付网    粤ICP备11061396号    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