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周评】支付0费率的终局在哪


来源:移动支付网    作者:慕楚    2021-8-16 9:13

上周,某聚合支付机构0费率不到账的新闻充斥着支付业,而且还“创造性”玩出了“预扣10%余额”最多提现90%余额的操作,着实让笔者感慨支付玩了这么多年,“创新”思维一点都没降低。

许多支付从业者也感慨,这都2021年了,怎么还有人信0费率的套路。别说不信,可能未来0费率会越来越多,玩法也会越来越多。

支付发展中的0费率

从货币发展的历史来看,0费率真的非常正常,用现金支付,何来的费率。但自从电子支付时代来临,0费率几乎是不太可能的,发卡、收单、清算等角色,都是需要吃饭的。

早期中国的银行卡收单市场与国际市场对标,费率高达2~3%,但由于费率太高,甚至还出现过“集体罢刷”事件。随着政策完善,市场逐渐成熟,费率逐渐降低,在多次费改的背景下,也出现了民生行业、公益行业的低费率,甚至0费率的情况。

公益类毕竟是少数商户,但既然出现了更低的费率,无论是商户还是收单机构,都希望拿到费率更低的渠道,并从中获利、套利。于是,套码开始盛行,并且屡禁不止。

银行卡时代,0费率常常伴随着“二清”、携款跑路,导致可信度大大降低。但移动支付来了,情况有所改变。

移动支付崛起背后,是巨头及资本入局,通过补贴获得快速的用户及商户增长,成为了普遍的玩法。特别是早期支付机构的备付金还拥有比较高的利息收入,支付机构通过补贴获得商户,进而提升备付金利息收入,再用备付金利息弥补补贴支出,如此循环。巨头入局,让商户对“0费率”的信任度大大提高。

0费率,大补贴,让许多银行卡收单产业的服务商“出逃”,投入支付巨头的怀抱。特别是在“绿洲计划”、“蓝海计划”的推动下,支付巨头通过补贴、返利,弥补商户的手续费支出,间接的达到了0费率,也让早期服务商赚的盆满钵满。

2017年12月,中国人民银行发布了《关于规范支付创新业务的通知》,即281号文,该文强调服务商作为收单外包服务机构,在推广业务时,不得使用或者变相使用“零扣率”、“低扣率”、“费率自由定义”等涉嫌不正当竞争,误导消费者或者违法违规行为的文字。

不久之后,支付宝与微信支付均发布了抵制“0费率”的相关公告或倡议书,要求服务商遵循监管要求,不得通过0费率进行恶性竞争。

此外,2018年备付金集中交存政策执行,支付巨头都开始对优惠政策进行调整或者终结,实际落地费率有所提升,这使得玩“0费率”的成本更高了。

然而在移动支付大战中,商户“养刁”了,部分服务商“浮躁”了,0费率仍然有很大市场。

当下的0费率

2017年年底,中国人民银行发布《条码支付业务规范(试行)》,即296号文,这是对条码支付的正名与认可。随后银联携银行大举进军二维码支付,同时银行作为与商户、用户接触的前端机构,也期望快速获得市场,于是0费率又玩起来了。

多个服务商曾向移动支付网透露,部分银行为了在线下快速推行其聚合码,通常进行手续费全额返现,虽然明面上不是0费率,但商户落地是实际上的0费率。

总之,想贴钱赚市场,总是有很多方法,而且银行也不差钱。

除了银行的重金投入,聚合支付大战愈演愈烈也使得0费率大有市场。

截至8月2日,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公布的最新收单外包机构备案名单显示,已经有308家机构通过了聚合支付技术服务备案,可见聚合支付市场竞争之激烈。

另外,在备付金集中交存、断直连、支付回归本源等一系列政策压力下,许多持牌支付机构也开始加大对聚合支付市场的投入,通过成立子公司、入股或收购聚合支付公司等方式,借助通道优势,直接参与到聚合支付大战当中。为了蚕食现有的市场,0费率是最为直接有效的市场策略,“嘴刁”的商户也爱吃这一套。

以当下的竞争势态,估计0费率大战仍然会持续一段时间,同时不可避免会出现提现困难、套路商户,甚至携款跑路的情况。

2017年,中国人民银行发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无证经营支付业务整治工作的通知》(银办发〔2017〕217号),打击“二清”,而今4年已经过去,难道说支付行业3-4年一轮回,0费率带来的违规现象有再起之意?

当然,无论是否有巨头参与、资本加持,从可持续发展的角度来看,0费率实在内卷,恶性竞争下,大家都得饿肚子。

更糟糕的可能是,有些新政策的推行,也在助长0费率市场。

0费率的未来市场

数字人民币在2020年大火,深圳首发试点,赚足了眼球。同时,不仅仅是支付业,普罗大众也在关注数字人民币及其属性。其中包括没有利息、等同现金、低成本等耳熟能详的特点。

等同于现金,是否也意味着交易过程中没有任何的手续费抽成,也就是实际上的0费率?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相关官员曾指出,为了适应市场推广,数字人民币未来会有激励模式。

但从目前已知的数字人民币试点过程中,尚没有任何收费的场景,所有商户的感知都是0费率。

但当人们已经接受了数字人民币0费率的设定,“喜新厌旧”的商户可能就认为支付0费率是理所应当的,对于当下的支付业务更加“嫌弃”。

此外,从历史发展的角度来看,中国的商户费率是在不断降低的,从2%~3%,下降到1.25%,再下降到0.6%,现在很多商户的手续费到了0.38%,少部分商户还能拿到0.2%的优惠费率。

最近,中国人民银行等四部委又联合发布了《关于降低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支付手续费的通知》,普通商户费率9折、优惠商户费率7.8折、政策维持3年。

从趋势来看,普及0费率似乎只是时间问题。不过从产业逻辑来看,无论传统四方模式,后来的三方模式,还是监管所提倡的新四方模式,都存在商业服务,就需要合理的激励机制。或许,我们正处于支付激励模式的变革浪潮中,未来手续费可能不再是衡量支付营收的主要参数。

面对此起彼伏的0费率恶性竞争,也许从业者们应该更多的思考,除了费率,自身的竞争优势在哪,又该如何丰富业态,增加商户忠诚度。

本文为作者授权发布,不代表移动支付网立场,转载请注明作者及来源,未按照规范转载者,移动支付网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评论加载中
相关文章

月点击排行
关于本站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手机版
Copyright © 2011-2021 移动支付网    粤ICP备11061396号    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