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周评】上半年,支付不容易


来源:移动支付网    作者:慕楚    2020-7-6 9:05

在已经结束的2020上半年,支付行业一路走来并不容易。疫情、跨境赌博、公安上门…回望2019,对于支付产业来说,却好似上个纪元的事了。

1

2020年1月,正是监管层梳理过去一年监管得失,同时规划2020年监管工作的时期。

中国支付清算协会也在1月中发布2020年的工作规划,其中有一条备受支付行业关注,那就是要在年内“正式启动外包服务机构的备案,力争取得阶段性成果。”

另一方面,微信、银联在1月初启动条码支付互联互通试点,不久后,网联与杭州银行、通联、壹钱包也在杭州完成首笔条码支付互联互通交易。3月,支付宝也加入到条码支付互联互通的试点当中。

这两件事对于聚合支付行业来说都有巨大的影响,备案意味着门槛,门槛就意味着政策带来的新一轮市场洗牌。而条码互联互通时代的到来,让“聚合”的价值彻底丧失,聚合支付企业的产业角色将发生重大变化。

然而疫情到来,一下让这两件事显得没那么重要,生存和机遇变成了主题,有的服务商沉沦,有的服务商飞升。

某中部地区聚合支付服务商,受疫情影响最为严重。支付作为服务型行业,拓展商户,维护客户都需要“跑”,疫情影响下,停薪留职、裁员变成了支付行业常见的自救方式。然而,疫情带来的不仅仅是危机,还可能是机遇,在“抗疫”主旋律下,影响最严重的地区所获得政策和民众关注度往往最高。

微信支付与支付宝纷纷将该企业视为其服务商生态下的“抗疫”先锋企业,给予了极大的曝光率,很大程度上提升了品牌度。据移动支付网了解,从2019年12月初到2020年6月底,其覆盖商户增长了约20.6%,跻身成为头部服务商。

而另一家南方聚合支付服务商则没有这么好运,该机构也拥有持牌支付机构支持,在市场拓展方面,通过普遍低于市场费率的补贴政策获取商户。但它在2019年下半年开始出现停发代理商分润的情况,且随着疫情的影响,这一情况愈发严重,相关维权问题终在3月全面爆发。

此外,商户方面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资金不到账、支付设备押金不退还等情况,部分地区的电视媒体还进行了报道跟踪。代理商大规模“叛逃”和商户信任度降低的双重打击,使其商业拓展大受打击。从热门一线服务商,退居二线。

总体来说,疫情中服务线下商户的支付服务商们所面临的难题大同小异,大批商户倒闭,导致服务商交易流水仅剩正常情况的2-3成,甚至1成。而疫情过后,新开的商户或重新选择支付品牌,对于支付服务商来说,一场新的排位赛在所难免。

2

对于持牌机构来说,2020年的开局有点梦幻,但总体也身心俱疲。

1月初,根据财新网相关报道,第三方支付备付金政策有所调整,由不计利息,调整为0.35%年利率按季结息,只是其中10%要作为行业保障金。4月份央行发布的新备付金相关管理办法,提及了行业保障基金相关事宜,就此旁证了备付金利息回归的事实。

此外,上文所述的条码支付互联互通试点,同样利好没有场景优势但有用户资源的支付机构,通过运营专属钱包可以畅想自身的移动支付生态。诸多机构坚信,2020年“必须把钱包业务搞起来”。

然而疫情带来了一系列连锁反应。

疫情对线下商业的影响无疑是严重的,但支付机构有线下信用卡收单业务以及线上通道业务,勉强可以支撑。

不过线上经济繁荣,也一定程度滋生了跨境赌博乱象。

2月28日,公安部召开部署打击治理跨境赌博工作专题会议,公安部部署全国公安机关严厉打击跨境赌博及与其关联的涉黑、诈骗、洗钱、绑架、拐卖、偷渡、金融等违法犯罪活动。

4月9日,公安部发布《关于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依法严厉打击跨境赌博和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的通告》,明确表示严肃查处一批违法违规为跨境赌资提供结算服务的支付机构,最大限度阻断资金非法流通。

“不怕监管,更怕公安”的舆论开始在业界流传,毕竟央行、中国支付清算协会、银联、网联等带有监管职责的机构或部门,在处理违规案例时,通常采用警告、罚款等手段,再严重也只是吊销资质。而国家暴力机关一旦介入,则意味着相关行为上升到违法犯罪层面,从业者有可能因此失去人身自由。

近日,移动支付网从知情人士获悉,中部某省公安主要针对线上通道问题,对全国各地相关涉事支付机构进行上门调查,涉事支付机构达14家。一时风声鹤唳,全国支付机构更加收紧线上通道,特别是代扣。

一支付机构从业者透露,“网关、快捷、H5、公众号、小程序等线上通道,去年就已经基本没办法跑灰了。”

2019年年中,一家上海支付机构高层被公安带走协助调查的传闻不胫而走。到年底,黑龙江七台河公安局通报相关案情,为了打击“套路贷”该局抽调100余名警力成立专案组,以当地催收团伙为切入点,开展研判分析和侦查打击。

而到收网阶段,七台河公安全局抽调300余名警力,兵分7路在北京、杭州、上海、内蒙古、江苏、广东和七台河等地,开展全面收网和集中打击,先后抓获80名涉案犯罪嫌疑人。

通报显示,上海一支付机构为获取利润,以“生活贷”名义做掩护,在明知商户从事“套路贷”且频繁接到投诉的情况下,仍继续为“套路贷”提供支付结算通道,还为1000余家其它“套路贷”商户、7家“套路贷”技术服务商提供支付服务。

一时间,七台河公安局在支付行业出名。

通道业务收紧,使得诸多服务商出现了通道紧缺的问题,即使声称是正规业务,如与支付机构之间“关系过不去”也难获通道。大多数从业者也在害怕,毕竟支付业务即使再正规,也可能有意无意的掺有一些灰量。

而在6月初,央行在京召开会议,专题研究部署打击治理跨境赌博资金链工作。央行副行长范一飞明确指出,按照“谁开户(卡)谁负责”、“谁的用户(商户)谁负责”、“谁的合作客户谁负责”原则,严肃问责持牌支付服务主体责任。

公安部与央行联手打击跨境赌博,支付机构不敢怠慢。在合规大棒下,谁还会惦记年初提及的那点备付金利息,以及钱包业务“宏图大志”呢?

3

不仅仅是线上业务监管趋严,支付机构的线下收单业务在这半年,也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2月20日,央行发布了《个人金融信息保护技术规范》,将个人金融信息由高到低分为C3、C2、C1三个类别,其中明确表明“不应委托或授权无金融业相关资质的机构收集C3、C2类别信息”,也就是说无证机构不得收集敏感的KYC信息。彼时,支付机构对该文件发布所释放的信息安全监管信号不够重视。

不久之后,若干支付机构的相关业务因为信息安全出了问题。

近期,由于服务商越权收集用户信息,造成用户信息泄露,业内刮起骚扰用户,电销POS之风,同时隐含电信诈骗风险,4-5家支付机构被公安上门调查,其中还包含上市公司背景的支付机构。此后,多家支付机构再次发布公告申明,拒绝电销POS,并约束服务商的推销手段。

6月8日,央行发布《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加强支付受理终端及相关业务管理的通知(征求意见稿)》,明确指出打击“一机多码”、“一机多户”的情况。虽然只是征求意见稿,但这表明了央行打击POS相关个人信贷业务套利行为的态度。

这是监管层面的,而从市场来看,银行也在釜底抽薪。

民生银行在6月15日发布《关于民生信用卡积分累计规则调整的公告》,19家主流支付机构的受理交易不再累计积分。此后,广发银行发布了相关公告,压缩信用卡积分套利空间。中信银行也在昨天,发布相关提示,打击恶意套取积分的行为。

信用卡收单一直是许多支付机构营收的重要来源之一,而今监管和市场从多方进行规范,支付机构或面临不小营收压力。

4

从年中向年初回头看,彼时人们还在围观涉案92亿的“爱贝”遭辽宁大连警方调查。此时,多家机构已经被公安上门。

彼时,支付从业者还在展望2020年的经济复苏,奔赴下一场支付之旅,而今好好活着却成了最重要的事。

2020年的上半年,支付不容易。

本文为作者授权发布,不代表移动支付网立场,转载请注明作者及来源,未按照规范转载者,移动支付网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评论加载中
相关文章

月点击排行
关于本站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手机版
Copyright © 2011-2020 移动支付网    粤ICP备11061396号    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0994号